首页 > 重庆 > 渝中半岛,半天半世纪

157

0

0

浏览

回复

喜欢

渝中半岛,半天半世纪

daimond发表于2017-05-24 18:02

磁器口

  • 游记83
  • 照片5163

武隆

  • 游记286
  • 照片18224

龚滩古镇

  • 游记49
  • 照片3247

重庆

回复 0 | 查看 201 

独游不独游的阿依河

回复 0 | 查看 210 

漂洋过海来看你 印象重庆

回复 0 | 查看 291 

daimond

1楼发表于2017-05-24 18:02

意外之旅 前段时间去了趟十八梯,本想着在它拆光前再看最后一眼,结果还是晚了一步。连《从你的全世界路过》也没能阻止城市碾压的车轮,十八梯就这样干净利落地拆了,重庆最具代表性的一张老照片就此消失。不管今后重不重建,它也完美地消失了。站在工地,看到蓝翔牌挖掘机忙碌的背影,不禁感慨万千。

十八梯拆除现场

窗户流着泪在做最后的挣扎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某个下午,我毅然决定到石板坡燕子岩附近走走,记忆中那里好像还残存着一些老城的遗迹,听说也快没了,得赶紧把它们装进照片里,以免夜长梦多。         因为是扫街,所以不开车。轻轨6号线从江北杀到解放碑,一路畅通无阻!不得不说这货确实方便,点个赞!在小什字出轨,刚回到地面,就被眼前一丝不挂的罗汉寺全貌震住了。原本这里因建筑遮挡,是见不到全貌的,看来还得感谢拆迁队让我在有生之年饱其眼福。

罗汉寺全景呈现

广积粮,深挖坑,看来今后会被档得更严实

这栋楼应该算历史建筑了,藏在背后,以前还真没见过它

        沿着民族路,穿过筷子街的火锅香,来到了著名的新华路山城索道。自从索道挂牌3A景区后,每天的队伍基本都能排到大马路上,当然今天也不例外。原本计划从新华路走到较场口再下石板坡,可毕竟索道的吸引力还是蛮大的,来都来了,难免心生杂念,排队就算了,瞧一瞧其尊容也是极好的,于是索性拐入索道旁一条极其普通的石阶小巷寻找机位。这一拐不要紧,却彻底改变了下午的行程。

索道名气不是吹的,今天算好的了

民族路街景,话说潘多拉鼻大师是个什么鬼

极致老山城,秘境东升楼 意外是件拼人品的事,拼得不好很沮丧,拼大发了下辈子也不愁了,今天人品还算不错,唉,真后悔没买点彩票。拐入小巷,拾阶而下,我便意外地闯入了一处时空秘境——东升楼,然后我就石化了,一幅经典的老城画卷如美杜莎的漂亮脸蛋般将我定格。目瞪口呆之余不敢相信,新华路的群楼之下,这条完整的山城老街就如此消无声息地躺在那里,没人打扰,与世隔绝,守护着老重庆最后的印迹。好吧,还去什么石坂坡?我要扫楼!

新华路掩护下的东升楼

        你可能去过下浩里,但你一定不知道东升楼         十八梯的拆除,勾起了很多人对老山城的怀念,于是,下浩脱颖而出。在经历小资们无数次轰炸,和美帝主义的润色之后,下浩火了,摇身变成老重庆的新名片,当然,也就不那么下浩了。         而东升楼,却截然相反。这里虽比不上下浩的规模,但它却是原汁原味的山城老巷,没有一点商业,一尘不染。时间在东升楼凝固,这里的人,似乎还生活在上个世纪,他们用异样的眼光盯着我,盯得我开始怀疑人生。这里的房子,没有丝毫地破坏,被完美地保留下来,每一个石阶,每一片瓦,都散发着当年的光芒。

树荫下的老房

这里的石阶很山城

        东升楼带给我最初的震撼,是它那股强烈的反差。一条石阶,硬生生隔开了半个世纪。几米之外,就是解放碑的琼楼玉宇,而我却仿佛隔着时间遥望它们。声音在这里沉寂,整个世界安静下来,没有嘈杂和喧闹,唯有老城的心跳依然清晰。

一条石阶隔着半个世纪

细节之处也值得细品

        山城的特点在东升楼放大到极致,一人宽的穿楼窄巷,峭壁般的通天石梯,遮天盖日的黄桷树,腻成油画的老屋砖墙,以及地道得有些不太习惯的重庆人。吊脚屋、小阁楼、路边剃头匠、修鞋铺、老面馆、棒棒和那些个口才极好的龙门阵老太婆,应有尽有,加上头顶上时不时飞过的一只索道,这老锅味儿简直没谁了,确实霸道,就连十八梯也没能带来如此完整的画面感。

老街带来的浓郁油画感

上了年纪的竹椅等着谁来坐

为生计忙碌的人们

窄巷倩影

一人宽的巷道穿房而过

山城棒棒穿梭其中

路边理发店,有种试一试的冲动

阁楼上的人吓我一跳

高楼深巷,把喧哗拒之门外

小阁楼还有人居住,但这楼梯实在不敢上去

放学路过的小妹妹,似乎也感受到了年代的跨越

    其实东升楼片区不大,半个小时就能走完,但你若真喜欢山城的老味道,待上半天都不为过。

东升楼的老山城

猫、狗、鸡、人,一切都很祥和

这里没有死,生活还在继续

头顶上飞过的那只索道

        麻雀虽小,五脏俱全,也许它算是十八梯后渝中半岛最后一张老照片了。不过万幸的是东升楼的墙上没有“拆”字,挖掘机估计一时半会儿还挖不到这里,但我也知道,这里的一切也最终难逃破旧立新的宿命。所以,东升楼,我还会再来。

疯狂的重庆——空降白象街         从东升楼原路返回,不知觉已过了2个小时,稍作平静,看表3点半,似乎还早,正好白象街有个“汪全泰号”,还从来没去过,于是左右手一拍即合,立刻出发!         新华路到白象街,我绕了一个大圈,其实沿东升楼下去分分钟就到,可能这就叫傻吧。不过傻有傻福,事后证明这一圈真没白绕。 路上遇到放学擦墙的小盆友,让我想起了童年

       前些日子,网上把重庆比作现实版的盗梦空间,什么上天入地、房子上面是房子、二楼是街三楼也是街云云,那阵子重庆变成了网红,也有好多外地的朋友询问我是不是这么回事。其实吧,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重庆人,还真没啥感觉,弯弯拐拐上上下下的很正常啊。而今天在前往白象街的路上,山城的疯狂还是着实让我虎躯一震,受刺激了。

途中的花鸟市场,几十年如一,很有意思

“葛优瘫”的大爷

鸟儿的监狱

       德艺大厦旁有座人民公园,小时候去过一回,如今算是故地重游吧。深处闹市,却闹中取静,绿树成荫,逛累了在这里歇歇脚,比泡茶馆来得惬意。不过美其名曰人民公园,其实叫屋顶花园更贴切些,因为你真的是踩在人家的房顶上。所以,在重庆千万要小心,房子上面不光会有房子有马路,可能还有公园。

人民公园的树

绝世高人

       当然,甚至会出现轻轨。刀郎有停靠在8楼的2路汽车,重庆有停靠在8楼的2路轻轨。不过我们不说轻轨,因为已经说烂了,今天给大家讲讲穿梭在15楼的人行天桥。

表面上这是一道轻轨,其实它只是一座人行天桥

       于人民公园平街而出,继续前行便来到左营街,这也许是重庆最吓人的街了,因为你会发现走着走着就走到了天上,一伸头小心肝都会蹦出来,对于恐高人士可绝不是件好事。离地40米,横空出世,宛若蟠龙,这样壮观的天桥举国罕见。更要命的是,导航显示天桥对面是文化街,可天桥对面明明是15楼!15楼!还是断头路!更有一头凶猛的大叔守在楼口用零下20度的目光看着你。此时此刻,走还是不走,的确是个问题。

左营街上天,对面是15楼

桥上风景,大腿表示很软

        5分钟后,我空降到了白象街。具体程序是这样的:左营街上天——腿脚发软——犹豫片刻——咬牙前行——穿越15楼——1元买路钱——电梯速降。过程很复杂,心情更复杂。这里提个小建议,如果把天桥路面改成玻璃的,那绝对是种享受。

天桥尽头有大爷把守收钱,1元电梯费,这好像是90年代的事情

       回到地面,总算长出一口气,不过我比较想弄清楚从天而降的这段路中间到底有些什么,难到仅仅是一座天桥?于是我找到了那条连接天地的神仙口街,名符其实!它不光连接着天地,还连接着2个年代。

神仙口街,传说是神仙下凡的地方

        神仙口街是从左营街旁往下的一条石阶小路,这条小路同样极具山城特色,两边八九十年代的居民楼依山而建,楼与楼间的巷道十分狭窄,窄得让人窒息。那时候建房子基本没考虑什么间距、采光的问题,一栋贴着一栋,阴暗闭塞,如今这样建房子的已经绝迹了,但这就是那个年代山城的特点。小巷中泛着的淡淡青光,也满有味道。

山城小巷,另一种感觉

楼间色彩鲜明的红管道,像这样漂亮的管线重庆有很多

楼与楼的间距非常狭窄,几乎要贴到一起,暗无天日

神仙口街的巷口面馆,味道貌似不错

记忆碎片——朝天门         白象街今人失望,曾今的繁华已被拆得七零八落,重庆最密集的历史文化区只剩下几幢建筑,其中就包括“汪全泰号”。如今它们被牢牢地密封在脚手架里不见天日,周围树起了围墙防止“外人入侵”。公告牌上冠冕堂皇地写着正在修缮,不过所谓修缮,一般来讲就是修着修着就修成了另一幢建筑。比如大渡口的马桑溪古镇,拆了真古镇,建个假古镇,我无话可说,只能呵呵。

白象街目前少数能得见真容的历史建筑——聚兴诚银行旧址

它被四周的钢筋水泥包裹得严严实实

这个角度能清晰呈现出时光的变迁

       再往前的湖广会馆一带已变成大工地,房子全被铲平,搞得乌烟瘴气,不知湖广会馆情绪是否稳定?说来惭愧,大名鼎鼎的湖广会馆我居然没去过!既然来了那就看看吧,会馆后街已封路,只好从工地旁的一条小路绕到正门,又是条典型的山城梯坎路。这条路乍一看挺无趣,左边是工地,右边是小区,都用墙隔着,墙上的涂鸦只能起到些安慰作用,感觉是拆得不好意思了临时画点儿文化造点儿逼格。正想着,左边墙上的洞引起了我的注意,洞外的东西虽然掩没在一片荒草之中,但怎么看怎么熟悉,于是找了个缺口跳进去。

与周围显得格格不入的涂鸦墙

       这。。。难道是缆车?!我惊讶万分,一时间泪流满面,经是多少山城人民的记忆。没错,是缆车!与索道齐名的山城缆车!当年经常坐着这玩艺儿上下,绝对的山城特色。重庆以前有2条缆车,菜元坝和朝天门(望龙门)。菜元坝缆车已彻底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号称“亚洲第一长”的皇冠大扶梯(名字相当俗)。也不知城建那帮人怎么想的,脑子进屎了,拆缆车建扶梯,你建得再长它也是扶梯,跟商场里的有区别?而缆车,如果保留起来,那可是全国独一份啊,论名声人气绝不会在“嘉阳小火车”之下,结果TMD给拆了。你拆掉的不仅是缆车,也是我们的童年。唉,难怪成都总说咱重庆没文化,重庆的文化都让这帮子人给毁了。

重庆的老伙伴们,还记得它吗?

       所幸的是,眼前这条望龙门缆车轨基尚在,冥冥中诉说着那些年的故事,站在这里,百感交集。墙上的广告似乎写着要重建。重建!赶紧重建!!山城人民定会送上一朵大红花!        从缆车遗址出来,不远就是湖广会馆,此时天色稍晚,已经闭馆了。奇怪的是也没觉得遗憾,或许缆车的刺激尚未消除,况且对这个游人如织的地方也提不起太大兴趣,相机都懒得举,走人。        路过东水门,此地正在修缮一处古镇,脚手架伺候着,好像快完工了。真厉害!修得跟新的一样!

朝天门正在修建的超5星建筑群

       接着来到一片杂乱的商品批发区,前方就是朝天门在建的超级楼群,据说将成为重庆的标志,超5星级商业中心,几幢楼的顶层会连起来行成人行天街,重庆版的“巴比伦”,碉堡了!         一大群建筑工人汇集于此,他们正在为朝天门的辉煌默默地奉献着,也在为小面馆们默默地奉献着。其实这块地方还是九十年代的老样子,历来是码头商贸集中区域,著名的朝天门小商品批发市场就在这一带。马路对面的石阶也一点没变,应该没被修缮过。坎上那些馆子也有些历史了,任凭人来人往,世代更迭,它们依然驻守于此,不变初心。

生意火爆的小面馆,基本被工人们承包了

对街朝天门的老台阶,保留着八九十年代山城的感觉

这些坎上店铺似乎已在那儿待了很久

台阶之上是现在

船上是山,山上是城     终于,我回到了解放碑,又回到了现在的生活。短短的半天,我去往60年代,路过80年代,看见90年代,仿佛经历了半个世纪,唏嘘不已。而山城的上天入地与时空错乱,也在这场意外之行中被撞了个正着。走在千厮门大桥上,回望刚刚的渝中半岛,夕阳的余辉把它染成了金黄色,这座城的恢弘在太阳的金甲下显得格外醒目。这是属于它的颜色,也是最美的颜色。

夕阳逆光下的渝中半岛

暖色调的金光让半岛蓬荜生辉

云、桥、夕照

金光中的铁塔

岸边的摄影家们与浅滩构成美妙的图案

       最后,我和江边那些摄影家们一样,将渝中半岛装进了相机。虽然每天都能看见,但此刻我必须把这个年代的它保存下来,万一哪天,挖掘机把山给挖平了呢?

      船上是山,山上是城

分享到

快速回复

友情链接 :

战略网 世界军事网 龙翔军事 军情七处 狼烟网 飞翔体育 我的路 人工智能世界